四川經濟網>視界>瀏覽圖片

路過了全世界 邂逅在半脊峰

2016-11-18 10:46:05  信息來源:不詳

 編輯:admin?審核:admin

2016111810573046298

2016111810565352221

2016111810565926550

2016111810570687808

201611181057127340

201611181057187236

2016111810572471815

2016111810562249359

2016111810580927231

2016111810573548880

2016111810574181003

2016111810574622401

2016111810575234122

2016111810575786825

2016111810580453785

2016111810581578266

2016111810582194306

2016111810582889419

2016111810583398707

2016111810583618599

2016111810584427699

2016111810584890925

2016111810562532092

2016111810562857521

2016111810563078582

2016111810563551446

2016111810563858113

2016111810564340846

2016111810564782423

   雪山究竟有什么魅力,讓人要不顧一切的去接近她、欣賞她?

   在我們這個藍色星球上,人們把高度較大、坡度較陡的突兀部分稱作——山。在人類誕生之前,高聳的山早就像主宰一般居高臨下地俯瞰世界。高大山峰上冰川地消融誕生了河流,河水奔流而下形成大片沃野,從而孕育了大地上的生命。

   在四川阿壩州畢棚溝風景區里,就有一座這樣迷人卻又鮮為人知的山峰——半脊峰。和四姑娘山的三峰同為技術型入門山的半脊峰也許是太隱秘在景區深處,普通游客根本看不到她的尊容,使得她在全國的知名度遠不如后者,幾乎只有登山圈內人士才知曉。

   半脊峰擁有真正意義上的冰川,終年不化。再加上她離成都近,總體接近性極好,讓她成為了不少登山客攀登生涯選擇的的第一座雪山。

   至于半脊峰名字的由來則是2004年5月4日七位登山者首次登頂成功后,發現此峰隱于一個山脊之后,在此之前估計是沒人看到過這個山峰,自然也就沒有名字,首登者依山頂的形狀給她取了這個奇怪的名字。

   我們此次登山隊有隊員3人,領隊、協作各一人,共計五人,是我這么多年登山參加過的最小的一支隊伍。由于人數太少我們的車輛不得進入畢棚溝景區(景區規定十人以上的團隊才能駕車進入),只有乘坐景區大巴前往大本營所在的上海子。

   隊員少,協作就少,但路繩、冰錐等基本裝備的數量并沒有減少,這使得我們的行李顯得特別的多。和普通游客同乘觀光車進入景區的時候,我們的大包裹被圍觀了好一陣子。

   大巴在崎嶇的山路上行駛了四十多分鐘,到達海拔3800米的上海子大本營。說是大本營,其實就是景區公路盡頭的停車場。由于人員太少,這次也就沒有了大型的營地帳篷,未來在大本營的兩天我們都將在這頂高山帳里度過了。

   在大本營兩天的時間里,大家主要進行了高海拔的適應性訓練,分發技術、安全裝備。領隊洛桑向我們教授并檢查我們對上升器、八子環等技術裝備的使用,同時講解遇到突發事件(主要是冰川上的滑墜和掉進冰裂縫)的處理方式等等。

   達到景區的第三天上午,我們整理好行裝,正式踏上了攀登之路。

   半脊峰的攀登方式采用阿爾卑斯式登山,即一種不依賴他人,完全或主要靠登山者自身力量從事攀登各種山峰的登山活動。

   不過前一天晚上得到的好消息是半脊BC(大本營)至C1(一號前進營)可以請當地的專業背夫幫忙背行李。我們果斷把今天不用的東西全塞進我的75升大包里面由背夫送往C1,考慮到我們一年來缺乏鍛煉,這又是初上高原,力氣能省一點算一點吧。而且我們攜帶了不少攝影設備以及飛行器,即使請了背夫,最終落在自己肩上的重量也不比其他攀登者的輕……

   走過一小段公路,向右一轉,我們正式脫離文明世界,走上只屬于登山者的道路。沒多久,我們路過一片紅石灘。這些只在海拔3000米至4500米高度、純凈空氣下才能生存的紅色苔蘚把河灘上的石頭裝扮成瑪瑙一般。這也算是畢棚溝景區的一個亮點,我們在這畫般美景眾停下小憩,畢竟保存體力是攀登頭兩天的重中之重。

   從BC到C1營地,海拔上升將近700米,需耗時6小時左右。今天一半是在泥濘的樹林中穿行,一半是在濕漉漉的高山草甸中爬升。海拔從3800米上升到4450米,這是我最討厭的海拔高度!

   空氣已變得稀薄,含氧量降到海平面的70%以下,每走上一小段都需要停下來喘上好一會兒。又沒有上雪線,一旦下雨,道路(玩戶外的人都知道,所謂的路其實就是沒有路,只有之前登山者留下的一些痕跡罷了)就會變成水與泥的混合物,特別是在樹林中行走,稍不注意半只腳都會陷進泥里。即便身著沖鋒衣,時間一久衣服內層也會粘滿汗水和雨水的混合物,冰冷地貼在你的肌膚上,衣服穿也不是脫也不是……

   好在我們運氣好,出發一小時后老天就慷慨地下起了中雨,一下就是一整天。

   爬升將近400米后,回頭依然能看到上海子的車站。

   經過將近六小時的攀爬,穿過最后一片草地,一行五人終于抵達海拔4450米的C1營地!領隊洛桑和協作亞果迅速搭建好帳篷后大家都立馬鉆了進去,換下濕漉漉的衣服,鉆進睡袋。

   于是帳篷里迅速彌漫起一股股酸臭味……

   晚餐前,這讓人心煩的雨停了!大家這才走出帳篷端詳清楚了我們的C1營地到底長啥樣子,并興致勃勃地做了晚餐。登山中每日最愉快的莫過是用餐時刻了,畢竟到達營地了也沒啥其他事情可做。

   第二天清晨是個好天氣,我們利用這寶貴的陽光徹底曬干了昨日濕噠噠的衣物和帳篷。從今天開始,再也沒有背夫了,所有東西都要靠自己背到C2營地,誰也不愿意多負擔昨日雨水帶來的額外重量。

   曬干衣服重新裝包上路已近正午,不過大家都認為這樣的等待是值得的。

   由于原先的C2營地因飛石已變得十分不安全,我們決定在老C2營地下方在尋找平坦的地方建此次攀登的營地。所以今日海拔只需要上升到4900米即可,攀登垂直高度變化不超過500米,可謂輕松許多。再加上都穿著灑滿陽光香味的干爽衣服,我們和昨日合并的小青蛙隊隊員一路有說有笑,好不歡樂。

   C1至C2營地的海拔已經不足以支撐任何植物的生長,第一天攀登途中的小樹林和高山草甸已被亂石取代。看上去毫無生氣,但是再也不用擔心腳陷在泥漿里面了。

   攀登五小時后,我們到達了我們地勢平坦的C2營地。

   建這個臨時的C2營地,兩隊的協作可沒少下力氣。他們合力搬開了不少巨石,好不容易才清理出了這么一塊空地,勉強塞下了幾頂帳篷。不過,最后還是沒有地方搭建足夠的帳篷,我們的三人帳硬生生擠進來了四人!

   另外一支隊伍協作住的帳篷已經搭建在了懸崖邊上。

   山間云霧散開,能很清晰地看到山下的C1營地。

   隨著天色慢慢變暗,云霧也開始像我們營地襲來。我們早已完成了今日的攀登任務,可以在變化莫測的云霧面前盡情擺pose,留下一個又一個帥氣的身影。

   吃完晚飯,全員早早進入帳篷休息,明天就是沖頂日,在努力調節自己的作息時間的同時(為了沖頂,今天晚上八點就需要睡覺),紛紛祈禱睜開眼睛是個好天氣。

   凌晨一點,三個隊的隊員同時被領隊們叫醒,整理好裝備吃完早飯后一起出發。此時,老天又很不給面子的下起了小雨。好在隨著海拔的迅速上升,天空中的降水由雨變成了雪,不用擔心衣服被淋濕了。

   出發沒多久風停了,雪停了,關掉頭燈發現頭頂竟是滿天繁星。看到這樣的星空我們就知道,在中午之前都會是一個絕佳的天氣,登頂的天氣條件今天肯定是沒問題了。

   在星空的指引下,我們很順利的來到了登頂一號線和二號線的分路口。如今,從C2開始登頂半脊峰一共有四條路線,按由簡到難的程度排序是4號、1號、2號、3號。我們本想走一號線輕輕松松登頂看日出的,沒想到領隊洛桑對我們說:你們未來要爬雀兒山,我們走2號線吧。說完,洛桑、亞果和小青蛙就帶著冰錐、路繩,揮舞著技術鎬消失在了夜色中……把我們扔在保護點上一去就是四十分鐘!

   直到留守的協作收到上面已經打好保護的信號,我們才走過幾個冰脊,然后掛上上升器,順著這條幾近垂直的路繩緩慢向上攀登。

   此條線路的難度確實超過了我的心里預期,冰脊兩側幾乎垂直,和巖壁之前是深不見底的裂縫,暴露感極強。稍有不慎就會墜入無底深淵,事實確實也是,小青蛙隊的一名隊員就發生了滑墜,最后靠著保護繩才又回到了冰脊上。

   走過冰脊是一段幾乎垂直的大冰坡,并出現了大面積亮冰(沒有雪覆蓋的冰面)!攀爬這一個冰坡我們幾乎用盡了全部體能,最悲劇的是,我們隊伍是兩名女隊員開路,踢冰力量明顯不夠,以至于其中有十幾分鐘都未能上升半米。

   待全隊爬上這個冰坡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周圍已很難看到比我們還高的山峰了。后來才知道,這條線路已經四年沒人走過了……此處省略一萬字……

   爬上這個冰坡已經有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感覺。趁著休息,拿出相機拍下幾張,以免后面沒體力拍照了。

   遠處的四姑娘山幺妹峰也清晰地展現在我們眼前,此時太陽光線正好,一束金光灑在群山之巔。不過這也意味著登頂時再看日照金山是不可能的了。

   沖頂前的最后一段雪坡,并不算陡。也許是我的體重問題,又也許是我背得太重,即使我踩著前面隊友的腳印,我的腿仍然會深深陷入雪中,不能自拔。這讓我幾近崩潰,在這種海拔把雙腿從沒過膝蓋的雪中拔出再行走耗盡了我儲存的最后一點體力。

   這種狀態看得洛桑和亞果也是無言與對,只好給我取了個新的綽號——坦克。好在,最后還是成功登頂了。

   面積不大的半脊峰峰頂終年背白雪覆蓋,看似平靜的雪下面暗藏不少冰裂縫,所以在峰頂大家也是用繩結組在一起。三支隊伍一起合影,慶祝這值得紀念的時刻,感謝大山接納了我們!

   此時,天已透亮,周圍的高山都顯現在我們面前,最引人注目的依然是最有挑戰性、令人神往的四姑娘山幺妹峰。

   在峰頂短暫停留后便開始了同樣辛苦的下撤。

   最終,我隊于當日18時下撤到BC,并于當晚返回理縣。其余兩隊也安全下撤到C1。

推薦圖片新聞
宁夏十一选五规则